Anti后要乘x系数的倒数

魔道祖师-忘羡
MHA-轰出
弹丸-狛苗
随缘产粮中
写文自娱,不混圈


头像by玲惜,不要拿去用哦
能在任何一个坑里都是缘分💘

【自翻/狛苗】The lion's den (狮子的巢穴)

chapter1:序言

作者:Arcawolf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7685368/chapters/17506612

※翻译相关信息&授权书:http://muhui11.lofter.com/post/1d4aacce_cc90105

※原文不好理解的表述我用了自己的语言总结。

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相关。绝望后的枝儿,病入膏肓(不),注意避雷。

简介:
在杀戮游戏落下帷幕后,狛枝意识到他除了带走【超高校级的希望】亲自照顾之外别无选择。
毕竟世界已经成为了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,没有允许让苗木诚光芒闪耀的余地。

(狛枝决定保护/收养/绑架让他们感到恐惧的苗木,而所谓【超高校级的绝望】在这场游戏中仅仅沦为了一个可怜的主持人罢了。)

仅仅接一代游戏,和绝对绝望少女无关。


对【超高校级绝望】的处刑结束了,世界也是如此。

江之岛死了。他们,她【超高校级绝望】的忠实信徒,带着怀疑和否定的态度注视着那个男孩——苗木——将她送入坟墓的人。即使到了辩论的最后一刻,他们也不愿相信这个结果。

他们期望江之岛能马上出现,嘲笑她同校前辈脸上带有着的绝望。

但她没有。江之岛终究死在她亲手毁灭的世界上。

罪木的尖叫声是最响亮的。她痛哭着,尖锐的哀嚎像是在瞬间失去了自己的心脏和灵魂,不停用手捶击着墙壁的同时跺脚激起地面轻微的震动。其他哀嚎的人们加入她。在他们之中,似乎只有九头龙看上去最为正常。其他人的哭声都很简单,仅是如同野兽受伤后痛苦的吼叫声。他们知道此时的行为在其他基地也同样重复进行着,大家都在看这场全世界放送的杀戮游戏。他们极度妄想被影像引起压倒性的绝望,然后享受从绝望中带来的痛苦与精神错乱的快乐。

虽然大多数超高校级的绝望陶醉于他们的痛苦,但也有少数例外。
边古山紧张得指关节和脸色泛白,她沉默着,注意力更多放在自己年轻的少爷身上。神座仅带有些微的兴趣观察着他人。还有狛枝…狛枝已经缓慢的移动到电视前,伸出手深情地抚摸着屏幕。

电视机的摄像头锁定在学籍裁判室中,六个幸存者重新集结后取得胜利的地方。狛枝带有病态的注视只聚焦在其中一人身上——那个矮小的浅棕色头发男孩,他正在和同学轻声交谈着什么。

男孩所说的是,他不确认在江之岛死去之后这些转播是否会就此停止,但可以凭此得出一个基于现状的结论。狛枝几乎把他的脸平压在玻璃上,以此来通过唇形读出【希望】口中听不清晰的话语。

希望。超高校级的希望。他喘息颤抖着勉强维持表面平静的笑容。这才是他加入江之岛行列的原因(绝对希望的诞生怎么可能少了绝望?)最终,它实现了。超高校级的绝望殒落后,在她的骨灰上开出了象征"绝对希望"的蔷薇。

他品尝到了太多情绪。悲伤、愤怒、欢乐、狂喜。他既爱着又憎恶着江之岛,正如他既爱着又憎恶着这些杀死她的学生们(但是不包括希望。从来不会包括希望)。这些盘绕成漩涡扭曲在一起的情绪让他感到难受。但这不算什么,毕竟这些兴奋和痛苦的融合仅是创造美妙希望价值的一部分。

狛枝近乎贪婪地注视着六个幸存者逐渐走出屏幕,他一方面感到隐隐的羞愧——自己有什么权利监视这些拥有闪耀才能的人呢?
——但他忍不住。
他的灵魂在咆哮着向往着。噢,他多么希望江之岛能带上自己一起加入这场游戏,来取代她的姐姐。
这样他就可以和【超高校级的希望】呼吸同样的空气,从容不迫的待在他身边观察他……这也是他宁愿像战刃骸一样被冈尼尔之枪洞穿,为【超高校级的希望】而死的理由。这是多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啊。

狛枝持续用手指触摸着屏幕上的希望,直到他无法再被看见。这个男孩(苗木诚的声音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中)紧接着最后一个同学也离开了,仅留下毫无生气的裁判庭。狛枝继续盯着屏幕。只不过现在由于希望的离去,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“你要去做什么?”

狛枝重新转头看向说话人的方向,隐约可见蜷伏在阴影中的神座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狛枝带着点疯狂低声笑着回答“你没有看到希望的诞生吗?我现在还不清楚他接下来会做什么。”

神座叹了口气。“这就是你仅有的问题?显然,未来机关的救援者已经在去往学院的路上了。幸存者会加入他们的行列。”

“未来机关,”狛枝喃喃自语道。他的五脏六腑翻涌起一阵嫌恶感。未来机关……他们三番五次尝试突入学园。为什么,如果允许他们进入的话,一定会在互相杀戮的游戏结束之前干扰【超高校级希望】的诞生!

狛枝在思考的同时将指甲深深嵌入了自己胳膊的皮肤中。他不能……他怎么能……他才不会让这样非凡的希望落入这些不值得拥有的人手中!这是他对于希望的责任,对于世界的责任,(同时也是对于在最后死去的绝望的责任)。他,一个毫无价值的仆从,终于找到了自己合适的位置。

“嘿,神座君……我想我有了一个计划。”

“随你。过去的几周实在是无聊至极。”

狛枝朦胧地笑了。啊,他终于能出现在希望的面前。他也清楚他下一步必须做什么。

毕竟,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希望的美好了。

-TBC-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篇在AO3上人气很高,后面神座姐姐的戏份也有不少。但是作者只打了狛枝和苗木的tag,我个人感觉后面有轻微的神苗。

大概很多人接受不了这样的枝儿?但他也就第一章病的厉害,后面就要和小天使玩监禁paly了(不)

感兴趣的话请评论吧x

评论(49)

热度(234)